流年

彎彎·在上海:

今天的一首诗,
关于春,关于少女心。

以前恋爱的感觉是粉色的、雀跃的、扑通乱跳、小鹿一般的,
如今虽也没经历多少人事,
但却变的看得清、猜得透、想得明白、意料之中。

少了跌宕起伏、和棋逢对手,
也是挺无趣的。


近日听旧友说,ex后来找了n个姑娘,每个都不超过两个月,且每个都和我一个类型。末了分手前他都会更新盆友圈来一句:世上如侬有几人?

我苦笑,但不觉半分恋旧之情。



我渴望一种爱情 
不会因为爱的卑微而心生疲惫 
也不会因爱的无耻而滋生轻蔑 
他与我棋逢对手见招拆招 
他狡猾又真诚,宽容又自私 

他看穿我的轮廓,亲吻我的奋勇,然后
原谅我的无耻,和那些无法启齿的卑贱。

嗯。哎。

或许是我要的太多。